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tk51.org > 正文

从东京白领到沧桑老太 易解放为儿子在内蒙荒漠种树

2019-10-07 05:46  作者:admin 点击:次 

  2634黄大仙论坛,易解放曾是东京一名事业有成的高级白领,家庭美满,工作顺遂。一天,独子意外遭遇车祸,英年离世。悲恸欲绝的她为了完成爱子生前“为了阻止中国沙尘暴,毕业后去沙漠植树”的愿望,易解放辞去了日本的工作,来到内蒙古大沙漠投身到治沙植树公益事业中。她一扎根就是九年,如今这个女人也已经从一个大都市的白领丽人变成了一个满脸风霜的老太太。

  解说:为了心结,她踏上一片荒芜,一份承诺,她执着坚守十年。从一个繁华都市的白领丽人,到一个荒芜沙漠的沧桑老太。冷暖人生,走进沙漠的女人。

  易解放:很多人都惊讶,经常有时候我不在那里,他们那里打电话,易大姐,是不是你又要来了,我说是啊,我现在在半路上。怪不得呢,我们这里下雨了。

  陈晓楠:内蒙古塔敏查干沙漠号称“八百里旱海”,几乎是寸草不生,是内蒙古东北最大的沙漠带,剧烈的沙尘来临的时候,这里是昏天黑地,一片茫然,而且炙烈的阳光常年照在这里,一年到头几乎是不见一滴雨,素有八年一小旱,十年一大旱一说。

  沙漠边缘的人只要是有一点点条件的,也都纷纷逃离这里。实际上“塔敏查干”这个词儿在蒙语里的意思就是“魔鬼”,或者说“地狱”。但是九年以前的一天,有一个衣着体面的城市女人却独自一人走进了这片沙漠,而且更加神奇的是,连着九年,她都是在风沙肆虐的4月份来到这里,人们发现说很奇怪,自从这个女人来了以后,她一出现,原本一年无雨的沙漠就会踏踏实实地下上一场好雨,而且她待的时间越久,这雨就下得越多,粮食也丰收了,瓜果也成熟了。索性村民们就给她送了一个“送雨娘娘”的称号,有的人甚至提议说,赶快让她留在这儿吧,我们当神仙来供奉供奉她。

  这个不请自来的城市女人到底是谁呢?为什么她要和“魔鬼”打交道,为什么她要来到这片“地狱”呢?

  解说:2003年4月,寒风呼号,一个中年女人走进了内蒙古东北部一片茫茫沙漠。

  易解放: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去过沙漠,沿铁路边的这个树林,透过这个树林看上去都是荒凉的,要么就是沙漠,要么就是这种戈壁,这人怎么在这里生活呢?

  解说:几天以后塔敏查干沙漠,一个荒凉的村落里,300多位村民见到了这位皮肤白净,衣着讲究的城里女人。她说自己是来种树的,有人以为她是政府官员,也有人怀疑她能在这儿呆多久,还有人好奇她为什么要来这里。但没有人想到,她一扎根就是九年,如今这个女人已经变成了一个满脸风霜的老太太。

  当年50多岁的她走进了这片沙漠,九年时间,她的生命和这片荒凉的沙漠紧密相连。渐渐地,村民们也听说了一些她的故事,原来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城里女人,而是东京一名事业有成的高级白领。

  易解放,日本东京一家知名旅游公司的业务主管,薪酬丰厚,同时身兼某日本文化研究中心顾问,在日本,她过着富足的中产生活。而这一切都是通过她辛苦打拼而来的。

  易解放,1949年出生于上海,大学毕业后,在上海一所电大干部管理学校当汉语老师,改革开放后,易解放看到周围的朋友们纷纷出国,不甘心在电大教书,38岁的她将上小学的儿子托付给丈夫,只身前往当时日本最好的女子深造。

  易解放:刚到日本去的时候,日语才学了个八九十句,去了以后,地方又不熟,朋友带到一个地方去,朋友的朋友的地方去住,刚踏进门,他说你这里只能住一个星期,你要自己去找房子的,一个星期以后我们不管了。所以哎呀,就好像一进去就不受欢迎。

  解说:一周以后,在一间终日不见阳光的八九平米的小房子里,易解放开始了在日本的艰难生活,但此时学费和生活费还无着落。

  易解放:看到人家招工的,问要我吗?他们(说)会日语吗?不会。不要,就不要。有的店吧,一看,什么国家人,中国人,不要,中国人不要。当时的时候,想想,哎呀,我干嘛到这儿来,在学校里上课,课堂上,下面坐的都是干部学生,好好的呢,是吧,何必来这里受苦。但我想,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踏出了这一步,只有往前走的。

  解说:易解放硬是找到了三四份兼职,变成了东京街头一个为生存辗转奔忙的中国女人。

  易解放:早上去打工,哪里有给管饭吃的,然后中午吃了饭马上去学校,学校去了以后,就是盒饭店吧,然后这个店里的店长什么的都挺照顾的,连我晚饭都给带走。然后就奔到服装店,那里站完了以后,再到人家公司里,有些要学中文的,再去教中文。

  解说:初到日本,日本社会的发达让易解放大开眼界,为了尽最大可能留在日本,早点把家人接过来,身在异国的她,不分白天黑夜拼命赚钱,几乎没有时间休息,只有到了暑假,丈夫带着儿子住上一个月,一家三口才能短暂小聚。一年半后,在那间八九平米的小房子里,易解放等来了丈夫,帮丈夫在日本开了一家中医诊所,夫妻俩开始共同打拼。但因为还无力估计孩子,夫妻俩把11岁的儿子独自留在了中国。

  易解放:小孩儿来探亲,我每次都是寄空中小姐那地方,然后把他带回去,每次飞回去的时候啊,看着这个飞机飞,哎呀,眼泪啊,这个止不住。不知道这孩子有没有坐错飞机了,万一飞到其他国家怎么办,儿子就这么这走了怎么办,一直是很担心,直到他到了中国,然后来了电话,才一块石头落地。

  解说:1990年,留学生活即将结束,回国的日子日渐临近,但易解放非常希望拿到工作签证,可以继续留在日本,这意味着她必须进入日本的高级公司,然而这对于已经41岁的她来说希望渺茫。但让易解放意外的是,曾被评为优秀留学生代表的她,毕业前竟然得到了日本东京一家知名旅游公司的工作机会,成为唯一进入该公司的中国人。丰厚的薪酬使得她初到日本的窘迫早已不见。

  第二年,夫妻俩把儿子也接了过来,离别四年后,一家三口才终于真正团聚,但这也带来了更忙碌的生活,为了让全家能够在日本站稳脚跟,夫妻俩又开始为获得居民签证而努力,忙忙碌碌中,留日的愿望也正在实现,而最让夫妻俩骄傲的是,1996年,儿子高二时就考上了日本一流的中央大学,这个一直日本努力拼的中国家庭,享受着十几年来难得的轻快。

  易解放:人家还在准备考大学的时候,他已经被录取了,所以他就可以去打工了,他在学校吃饭,包括他自己买衣服,根本不用我操心。

  易解放:最好,最满足的时候,我们好像到了个最高峰,好像最平稳,当时我真的是想想真开心,孩子又争气,日子我们又过得这么稳定,看着自己的积蓄在涨上去,孩子马上还有几个月就能够就职了。

  解说:然而易解放不曾想到,命运就在此时和她开了一个巨大而残酷的玩笑,她的人生被彻底改变了。

  2000年5月22日早晨10点多,如往常一样,刚到公司就迅速投入工作的易解放,突然接到了儿子学校打来的电话。

  易解放:说你家孩子在路上出了车祸,说你赶快赶到医院来,在抢救,好像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好像是心脏停止跳动,什么没有呼吸。我当时说哦,我知道了,然后电话一放,我心里想是马上请假呢,还是等晚上,我说还是等晚上吧,这样有个念头啊,但是结果我突然间,不对啊,什么叫心脏停止跳动,什么叫呼吸停止,我得赶快去。


关键词1| 状元红心水论坛马龙骑| 跑狗图新一代出版社| 香格里拉平特高手论坛| 铁算盘王中王一句中特| 899333香港最快开奖现杨直播| 香港六和合开奖结果直播| 开奖宝典直播现场| 白小姐一波色生肖诗| 金码论坛金码心水论坛|